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郭德纲写《郭论》 跟大伙儿聊历史

2018-09-26点击次数:309打印字号:

 

“此时此刻捧着这本书的读者里边藏龙卧虎,哪一路的高人都有,我在这里信笔由缰,也不知道写得对不对,所以我永远都是那句话,我是抱着一个学生的心态来写这本书的,您如果觉得我说的哪儿不对,哪个字用得不准确,哪个词说反意思了,您千千万万得提出来,我还指望着跟您各位一起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郭德纲在近期出版的新书《郭论》的开篇如是说,字里行间透着“谦逊”,也为全书定了基调。

  据出版方介绍,郭德纲这本讲述中国文化通史的《郭论》,说的可不是相声,而是将曲艺、历史、文化相结合,拾遗明清野史、解读市井文化、大话经典名著,以更独特的视角、更有温度的故事,解读了中国人骨子里的“忠”与“义”。全书分为“捡史”“论俗”“歪批”三大部分,收录了方孝孺、王艮、杨涟、文天祥、张春圃、杜十娘等历史人物与故事。从庙堂到民间,从天子到贫民,许多语句都带着郭德纲本人特色的口吻。

  郭德纲分享“记问之学”

  郭德纲称,写这本书很开心,“因为能跟各位分享一些我个人的想法。当然,我的文化水平一般,您各位可别拿我当有学问的人,咱们就像是街坊四邻、哥们儿兄弟一块儿聊天。”

  一向认为“可以没文凭,但不可以没文化;可以不上学,但不可以不读书”的郭德纲直言,“如果不做艺人,最大愿望是做文人。”关于对其文人资格的质疑,郭德纲说:“我自己心里也明白,我幼儿失学,没怎么念过书。大家可能会说,凭什么郭德纲敢跟人家去‘论’?我也是无知者无畏,艺人的下面还藏了一颗文人的心,愿意跟大伙儿念叨念叨中国传统文化、历史(包括野史)。”

  “我本来就没什么水平,我就一说相声的普通的民间闲散艺人,只能是分享些‘记问之学’。”因为喜欢,才会去追寻去刨根问底,也才会有知识的汇集。对于“记问之学”的含义,郭德纲解释为:“‘记问’二字的意思是,不会的就去问,不懂的就看书,每个人都是这样成才的。”

  至于新书为什么取名《郭论》?郭德纲也有一番心里话:“‘郭论’的‘论’字,我实在是不敢当,有学问的人才能叫‘论’,在我这儿,应该只能算是个‘囵’,囫囵的‘囵’。我是一个挺爱看书的人,不过我上学那会儿,数学、英语、化学什么的,这一类科目我都比较差。要说语文和历史这类的科目,我还是挺喜欢的。”

  吴承恩之外还有西游

  据记者了解,郭德纲很喜欢吴承恩所著的《西游记》,他的相声作品中有很多《西游记》的段子,但在《郭论》中,他披露了一个缘起,实际上这个故事并不是从吴承恩先生起才有的,《西游记》的故事雏形形成得特别早,有各种版本,民间讲故事的也好,写民间文学的也好,还有各种故事会,等等,总之就是民间艺术领域里边,有很多关于《西游记》的故事。

  郭德纲说:“我很喜欢《西游记》,当初为了说这本书,我看了好多和《西游记》有关的书,民间传说也好,正儿八经的也罢,反正各式各样的东西都看了,也顺便了解了一下不同的作者站在不同的角度是怎么去设计自己的故事的。”

  《郭论》中还特别提到了杨景贤的杂剧《西游记》,这个版本的《西游记》是比较有特色的。他所有故事的处理方法,都和吴承恩的《西游记》不太一样。开头一上来是观世音菩萨出场,而且说得还挺细致,“我观世音,在南海普陀洛伽山上的七珍八宝寺里的一处紫竹旃檀林居住。西天竺佛如来有大藏金经5000来卷,须得找人来取”。于是就找一个西天的尊者,叫毗庐伽尊者,让他托化于淮阴海州弘农县的陈光蕊家里边当儿子,长大之后让他出家为僧,然后前往西天取经。所以在这一版《西游记》里,唐僧取经是这样的一个由来。

  好玩,可能是老郭研究下去的动力。他讲到:在这一版《西游记》中,唐僧出世就是很有趣的一个章节。金山寺老方丈丹霞禅师因托梦得知第二天会有西天的毗庐伽尊者到来,结果从河边一只匣子里捡到了小唐僧,唐僧的生母为了将来母子相认,还把孩子的一根脚趾给咬破了。要从这个角度出发,实际上在整个《西游记》里边,唯一吃过唐僧肉的就是唐僧他妈,所以按道理来说,长生不老的该是他妈妈。

  历史有冷暖 老郭有故事

  “我要讲的玉堂春、杜十娘、董小宛和李师师,有些人觉得这几个的身份不行,但你细想,唐、宋、元、明、清,有多少大身份的人,到现在提名字也都没人知道,历史把它们全忘了,但是一些个小人物,甚至说不入流的人,他们做了一些事情,倒是能名垂千古。”

  在郭德纲的《郭论》中,他不仅把讲历史的段落自嘲地归结为“捡史”,更是用一定的篇幅向读者讲述了野史不野,正史不正,重要的是有故事有意思才能被人们记住的观点。他书中的杜十娘爱情梦断瓜州古渡,怒发冲冠沉了百宝箱,从良之路变成了断头之路;李师师惊艳了一个朝代,宁为青楼女,不做帝王妃,生于歌舞升平的盛世,却愿死于国难当头的大义;董小宛痴爱难评说,一生敢爱敢恨,身世飘零在江南山水间……这些故事细细想来倒是都应了那句话“读懂了风花雪月,走不出沧海桑田。”

  “不论是说书也好,说相声也好,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多多少少都得研究一下历史。正史我们得看,野史我们也得瞧,来回一对比,有可能就能看出来,其中是有些小故事的”。郭德纲说。历史有冷暖,老郭有故事,且看郭德纲如何在《郭论》中,慢火烹茶,进退有度,嬉笑怒骂间体会中国式人性、人情、人心。

转载自: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记者 李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