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博集天卷 > 博集资讯 > 媒体聚焦 > 正文

《假面》揭秘微信、生活各种“装”

2015-02-09点击次数:2613打印字号:

新书《假面》上市,揭开生活的真相


  近日,畅销书作家夏茗悠推出了新作《假面》。文艺批评家叶雷指出,“时代变换中的人们,往往会不自觉地以‘装’的形式来掩盖内心的焦虑,表面上跟着时代在狂奔。”在揭开双层假面后,夏茗悠的新书给人们启示:如果你对内耗感到无趣,完全可以重新选择。

 

  愿你如微信相册里

  那样过得好

  秀美食、秀自拍、秀恩爱……人们惯于展示生活中美好的一面给其他人看,而微信相册里的,是生活的本身还是假面?

  夏茗悠在《假面》的后记中对这样的现象作出注解:有一种美好的祝福,叫做“愿你如微信相册里那样过得好”。而《假面》的主题,就是希望人们能够面对真实的自我,不忘初心。

  在《假面》一书中,夏茗悠全面就“女神”和“白富美”现象进行剖析,这也是本书的看点。以夏秋、赫连、王旗为代表的几个女孩,她们从班级里最受男生喜欢的女孩变成外企HR;从升旗仪式上代表班级发言的女孩变成银行职员;从带领同学弹劾老师的班委变成投行精算师……在这些成长过程中,她们学会了掩饰伪装、甄别谎言和评头论足……而即便是“女神”、“白富美”,也要面对现实的砥砺与磨蚀。而闺蜜之间的友谊和战争,同样引人深思。

  本书一经推出就引起强烈反响,微博转发近万次。对于未来的写作计划,夏茗悠透露,接下来还会写高中校园题材的故事,同时《假面》的故事也会继续。

  

    女人之间的情谊

  从来不是单纯的?

  叶雷认为,《假面》为青春文学提供了一种新的内核,它表达了真实而残酷,浮躁又鲜活的社会现状,而不再只是作家对个人成长的情感宣泄。

  有人认为:这是一个无法自拔“装”的时代。虽然温暖中能看到希望、找到依托,但在经历悲欢和痛苦的成长中,我们已经离不开“假面”——流泪往往也要笑着流泪,后悔也往往不能哭着说。

  本书另一层揭秘则直指友谊:闺蜜间也免不了嫉妒、猜疑。只有在生离死别前,女人才懂得互相珍惜。夏茗悠如此评价女生的友谊:“从来不是单纯的……想获得赞美,却吝惜赞美,想过得幸福,在朋友过得幸福时却无法由衷地祝福,假笑后转过身暗下决心一定要更加努力超过她。”

  

    对话夏茗悠:

  希望读者笑口常开

  而掩卷有沉思

  

    广州日报:《假面》是你首部都市题材小说吗?从校园题材到都市题材,两者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夏茗悠:其实不是首部都市题材,我以前也写过都市题材的小说。从校园到都市,两者最大的区别可能是:都市可以写得比较天马行空一些,校园则更注重情怀。读者的校园生活总是大同小异的,校园小说就会相对平淡温馨一点。《假面》给我的创作提供了一种新思路,它让我认识到其实我并不太擅长写纯粹的悲剧,虽然我以前写了不少。生活中我属于冷面笑匠,以前我笔下的故事和我本身比较割裂,现在我觉得应该让我的故事有更多我个人的特色,我想让我的读者笑口常开而掩卷有沉思。虽然《假面》并没有马上完美地展现出这种特征,但它是必经之路。

  广州日报:就你新书而言,你认为女孩之间有没有纯粹的友情?

  夏茗悠:友情和爱情很像,不会365天24小时持续处于“蜜月期”,它总会有起伏。一言不合闹几天别扭,有点小嫉妒背后使个绊子,都挺正常的,这才是纯粹的友情吧。但是“李禾多”和“赫连瑛”这样的闺蜜,我自己也不是很理解,我不懂她们干吗还在一起玩,但是她们好像真的乐此不疲。

  广州日报: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以后还会继续写校园题材的故事吗?

  夏茗悠:今年接下去三本书都是高中校园题材的故事。同时《假面》的故事也会继续写,因为后续计划以“赫连瑛”为第一主角,所以需要两个主要原型(都是我的好朋友)提供她们工作和人际方面的相关素材,可能会进度比较慢。

  夏茗悠:上海人,北京大学广播电视编导专业本科,复旦大学中文系文学写作专业研究生。曾任《光年纪》杂志主编,获第八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创作了一系列广受好评的文学作品。

  

   《假面》借五个女孩的友谊揭开生活的真相。故事中“假面”有双重含义:首先,它是指人们在社交媒体上晒出的各种美好,大多被包装过。因为晒的人抱着“最真实的那部分绝不能公之于众”的心态面对生活;其次,生活中也有各种“装”:装格调,装高冷,装内涵,装情谊——这是一个“装”时代。